第99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!书不错!

→ ↑天堂谷↑ ←

第 99 章

即使江挽答应和他在一起, 和他约会,同他做完所有亲密的事,他也还是没有信心他们会走得长远。

那么多人爱他, 却也同时伤害他, 他吃了苦,长了jao训,所以他不会安于现状,放弃警戒沉湎他给?的爱,也这样他才可以和他在一起的同时保护他自己不So到?伤害,这样他才可以随时体面地cou身离去。

这是他留给自己的退路。

任何语言在这个时候都变得无比苍白, 燕炽喉结快速滚动两下?,能做的却只有攥紧了手中的三?炷立香, 指腹被ya上了三道红痕。

江挽看见了他眼中的心?疼和隐忍的浅淡泪光, 没说话,只是很轻地Wan了下?cun, 转回去, 双手执起立香。

他们来祭拜江静竹女士的遗像,穿得不是特别?庄重,但也不是很随意。江挽带着燕炽对着江静竹女士的遗像拜了三?次, 然后将立香ca在了香炉。

黑白遗照上年轻的江静竹女士的笑容依旧, 温柔地隔着时空注视着他们。

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在这样的注视下?, 燕炽心?q却愈发沉重,他没说出什么扫兴的话,但比刚才ro眼可见地蔫了不少。

“江阿姨。”他依旧撑起了笑,将立香ca进面前的香炉, 对着江静竹女士的遗像自我介绍,态度恭谨, “我是挽挽的男朋友,燕炽。他以前见过您,我和您是第一次见面。”

“我爱挽挽。”燕炽郑重地说,“您放心?,我会照顾好他,好好爱他。”

江挽这个时候侧目看向他,他的侧脸却严肃又认真,察觉到?他的目光,偏头看了眼他,安抚地扬起cun角,却没说话。

他知道江挽肯定?有话要和他母亲说,于是在给?江静竹女士上完香后就离开了这个房间,留江挽一个人在这里。

谢重山的遗照放在江静竹女士的遗照旁,等燕炽出去后,江挽给?他也上了炷香。

江静竹女士生下?他的时候才二十岁,他不知道她和谢重山之间的感q纠葛,也无法知晓在谢重山失踪后,她是以什么心?q决定?生下?他。

知道这些往事的人都相继离世了,江挽也不打算再去探究。

“挽挽今年三?十一岁了,妈妈。”他在江静竹女士面前习惯xin带上了有撒娇xin质的自称,他重新给?她介绍燕炽,“刚才给?您上香的那个人是我现在的男朋友。”

他说着停顿下?来,注视着安静燃烧的立香之上冉冉升起的烟,过了会终于看着江静竹女士的遗像轻轻叹了ko气,旋即微微笑着说:“也许以后会有机会,我可以带他来您的墓前看您。”

“还有——”他又说,这次有些轻快,Wan起的cun角一直没落下?去,“今天的约会,其实?我很高兴。”

……

燕炽站在门?ko没离开,别?墅的隔音做得很好,他听不见江挽在里面说了什么。

过了big概二十分?钟门?才从里面被打开。

燕炽在听见门?被打开的瞬间就收敛起眸中的q绪,调整好q绪看着江挽:“老婆,你好了?”

江挽“en”了声,眼中还带着浅浅的笑意,目光扫过燕炽微红的眼圈,带头朝房间的方向走。

燕炽跟在他身后回了房间,在他关?上了房门?后,江挽停下?来,折回身站在他面前,指尖还带着淡淡的檀香,抚过他微微泛着红晕的眼圈,问:“不开心??”

“没有。”燕炽握住了他的手腕老实?承认,“只是有点心?疼老婆,还有点后悔。”

江挽任他握住手,眸光微动,知道他看出来了他的忧虑,却只是看着他的眼睛,语气中带了淡淡的笑意:“后悔什么?”

“后悔当?年没有逃出来带你私奔。”燕炽对他坦诚,“如果当?年我带你私奔,也许你就不会遇到?后面的事,被他们伤害。”也许他现在在心?仪的艺术团里冉冉发光。

然而事实?是,当?年的江挽不可能会抛下?疼爱他的奶奶和恩师跟他走。

江挽却不置可否,顺着他的话问:“我只会跳舞,不会赚钱。我答应和你私奔,你打算怎么Yang我、保护我?”

只要他出去露面,觊觎他的人就不会少,燕炽无权无势,照样无法保护他。

“老婆只需要专心?跳舞,我会负责赚钱。”燕炽却抱着他的腰认真说,“我可以r夜不休打三?份工Yang老婆。”

“……合法的,低投入高风险高收益的工作?有不少,而且以主人格的脑子,我们不会一直无权无势,我和他都会保护好你。”

温景瑞给?副人格的评价一直都是“一个具有反社会倾向的疯子”,但他实?际上除了那次在赫斯顿有点失控以外,他从来没在江挽面前发过疯。

有人不怕疯子,但会怕不要命的疯子,只有死人才不会觊觎他最心?爱的挽挽。他根本?不在乎什么合法,什么不合法,也不在乎手上Gan不Gan净。

但江挽会在意。

他在江挽面前是可控的。

燕炽敛着心?中的阴暗,没让它们流泻出来让他察觉。

江挽没忍住Wan了Wan眼睫,手腕挣脱了他的手,拍了下?他的胸j,说他:“油腔滑调。”

燕炽却搂着他的腰没放他离开。

江挽需要的从来都不是言语上的安抚,燕炽在江静竹女士的遗像前已经说过一遍承诺了,再说一次,就显得太贫瘠苍白。

他自知单凭说话比不过主人格那个死绿茶,无法说出花来哄江挽开心?,于是两人都默契地没提刚才在江静竹女士的遗照前的事。

他们的约会被破坏了,还有最后一个环节。两人在门?ko抱了一会,燕炽终于低下?脸,想?要han住江挽那双甜蜜饱满的嘴cun。

他的呼吸喷洒到?江挽脸颊,每次堪堪要被weng上的时候江挽就躲开了他的weng。

燕炽亲不上,k着他的后腰,哀求似地笑了下?,鼻尖缠绵地蹭着江挽的鼻梁:“老婆,今天要结束了……”

江挽环着他的脖颈,与?他耳鬓厮磨,额心?相抵,cun角逸出轻笑,终于big发慈悲没有再吊着他,让他顺利han住了他的cun深weng。

舌1尖的jao11缠从轻go描绘到?水声靡靡,燕炽手臂难以克制地隔着薄薄的布料ya在江挽的后腰,力big到?几乎要将他揉进骨髓,臂间高于常人的体?温也存在感极强地烙着江挽的后腰。

江挽被缠绵b得面红耳re,快要呼吸不过来,不着痕迹睁开眼,却与?燕炽幽深赤·l的目光jao汇。

燕炽眼底的那簇火幽暗不明,有暧1昧的q1愫在暗中涌动,几乎让人窒息。

江挽面孔变得愈发绮丽漂亮,想?要再闭上眼,燕炽却在me了下?他的耳垂之后突然一把抄起他的腿Wan,抱着他往cuang边走,他又下?意识扶着他的脖颈睁开了眼。

他身体?恢复后暂时没办法治好杏瘾,因此?他cuang边的cou屉里放着Jissbon——燕炽才刚做完结扎,三?个月内还需要用到?它。

本站不支持畅读模式,请关闭畅读服务,步骤:浏览器中——退出网页小说畅读服务。

↑返回顶部↑
易读手机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