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!书不错!

→ ↑天堂谷↑ ←

第 1 章

华兰奖颁奖当天,江挽盛装出席。他不是当天最big的腕,但big部分媒体都是冲他来的。

燕铭前段时间被拍到和某个男团成员成双入对,燕铭方没有回应,那个小爱豆回应得han糊其辞,于是这些媒体就像闻到了ro香的鬣狗,很快就盯上了江挽,想从他嘴里撬出点东西来。

毕竟江挽是燕铭q人这件事不是秘密。

江挽今年二十八,二十一岁那年就被迫跟了比他big十七岁的燕铭,现在这个小爱豆比他还小。

这很难评。

但是即使这些媒体饥渴难耐想从江挽嘴里挖出点什么,江挽站在他们面前,也没人真敢问出那些话。

因为江挽在圈内出了名的臭脾气,说不定他上一秒还在和你言笑晏晏,下一秒他话筒就到你头上了。

颁奖一结束,江挽带着经纪人和助理回了保姆ce,奖杯被随意丢在角落。

一个分蛋糕奖而已。

经纪人红姐在他耳边叮嘱他别忘了接下来的行程,助理小陶在刷网上的舆论,只有江挽心不在焉。

“今天晚上要去燕总那儿吗?”红姐问他。

江挽没有任何犹豫:“不去。”

红姐便让司机把ce开回江挽的住处。

“那个小爱豆和你长得有点像。”她冷不丁说。

准确来说,像十八岁的江挽。

“老变态就喜欢这款。”江挽掀了掀嘴cun,像是一个笑,“三十五的时候喜欢十八的,四十五了还喜欢。”

红姐顿时有些语塞。

燕铭是燕氏集团的老总。燕氏集团背景不简单,除了江挽,没有人敢这样不假辞s称呼燕铭。

但谁都知道江挽是留在燕铭时间最长的q人,其他人从来不会超过三个月,他却已经留了七年,知道他们关系的人心里早就把江挽当成了正经的燕太太。

保姆ce匀速行驶,过了会ce屁股突然传来“砰——”的一声,ce上的人猛地往前飞,又被安全带拽了回来。

红姐沉默了两秒,心里明白怎么回事,象征xin问司机:“怎么回事?”

“追尾了。”司机小林是燕铭派过来的人,此时正解开安全带准备下ce,“我下去看看。”

江挽瞥过去,追尾的是一辆bigG,里面很快下来一个年轻男人。

他掠过了下ce的小林,径直往他们这辆ce的方向走。

江挽兴致缺缺收回眼神,很快,他手边的ce窗被敲响,年轻男人Wan着腰,re切渴望的眼神似乎要don穿防窥膜。

“又是?”红姐都习惯了,但还是问了句。

“en。”江挽没抬眼,无所谓说,“你处理了吧。”

ce身贴了防窥膜,按理说没人知道江挽会坐在这边,这个男人却直接就冲江挽过来了。

这次追尾和以前很多次一样都不是什么意外,都是江挽那些追求者为了被他目光注视故意弄出来的动静。

红姐有些时候是真的想报警。

她其实很不明白为什么江挽已经是燕总的人了,身边还有这么多狂re的追求者。

红姐叹了ko气,认命解开安全带下ce和这位年轻男人jao流。

但对方完全无视了她,re切痴迷的目光仿佛穿透防窥膜饮鸩止渴地贴在江挽脸上,像个毫不掩饰的痴汉。

江挽习以为常戴上耳机,刷今晚颁奖典礼的评论。

【我天,挽挽今晚造型封神了。】

【挽挽的手好漂亮,手指粉粉的,好香。】

【好想看它抓cuang单。】

【好好好好好,ss的。】

【挽挽老婆实在美丽,可惜有个缺点,就是没死老公。】

【想看死了老公的小寡妇……】

【燕总:?】

江挽看得满意,Wan起嘴cun用小号给死老公的那条评论点了赞。

红姐处理这种q况越来越得心应手,很快就带着小陶和小林回来,小林开ce将bigG和那位眸光越来越晦涩注视着他们的年轻男人远远甩开。

直到再也看不见这辆保姆ce,年轻男人才低头,手机上某个隐秘的聊天群很快冒出一连串奚落:【看来有人失败了。】

【早就说过这个办法已经不行了,挽挽不会再上当。】

【蠢货。】

【图片.JPG】

【挽挽今晚落下的水。】

【一人一ko。】

【谁跟你们一人一ko,这老子一个人的。】

本站不支持畅读模式,请关闭畅读服务,步骤:浏览器中——退出网页小说畅读服务。

↑返回顶部↑
易读手机网

书页/目录